宿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李敖上海文化之旅留字颓乎其间人书俱老

发布时间:2019-11-10 20:41:37 编辑:笔名

李敖上海文化之旅:留字"颓乎其间,人书俱老"

李敖和周立波相互吹捧得很开心。

台海8月30日讯 据中新报道,昨天上午对李敖来说,是另一场穿越时空的文化之旅。从上海设计书店、中共一大会议旧址,再到上海图书馆,一番老物旧书游历过后,还与前来拜访的海派清口代表人物周立波热聊一番,接受他热情的追捧和敬意,最后在儿子《黄河》的琴声中结束充满文化意味的沪上寻访。

博古斋里起“歹意” 好古敏求,我来神游

早上九点,还没到开门时间,上海设计书店的工作人员就早早迎候在门口,三楼的博古斋,五代《钦定四库全书》、宋版《监本纂图重议互注礼记》等就已静候在展台里。在博古斋,1911年以前的古籍就有200万册,但这几本算是万里选一的珍品。

视古籍为至宝的李敖显然相当识货,他一见到书封,就说,宋版书很贵,一页可以卖好几万。专家一听,频频点头,连称行家到了。忽然李敖指着一页翻开的书说,这字是学朱熹的,“朱熹很坏,老说苏轼和黄庭坚把人给教坏了,让人们想跟着天才学,可说实话,你看朱熹的字,多庸俗。”

李敖的点评让老板和专家微笑不止,邀请他参观按经、史、子集排列的古籍书柜,惹得他边看边笑着说,“起歹念了,起歹念了”,“博古斋的东西我买不起,也只能偷了,不过,我是个识货的贼。”现场一片哈哈大笑中,李敖欣然提笔:好古敏求,我来神游。

上海图书馆留墨宝 颓乎其间,人书俱老

当李敖一行到达上海图书馆时,满头白发的馆长吴建中已经在馆口等候多时。对于李敖点名要看的上图珍藏宋拓本《醉翁亭记残廿四字》,吴馆长说,一听就知道是识货的人。“本来打算给你尝尝味道,谁知道你一下点到骨头上。”

而李敖给上图的题字也与这《醉翁亭记》相关——颓乎其间,人书俱老。

“欧阳修在写《醉翁亭记》的时候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不过现在都醉乎美女之间了,哈哈”,但李敖接着说:“‘苍然白发,颓乎其间者,太守醉也’,颓,就是他老了,喝醉了。我这里用的颓,不是老,不是颓唐,是老趣。‘人书俱老’的典故就更有名了,原来的‘老’是指书法写得很老道,现在我不敢称自己的书法很老道,是说这里的书和我一样,都很老了,当然,你们也可以理解成我很谦虚。”说罢,他露出得意的微笑,又惹得众人一片笑声,因为谦虚的李敖好像也不大常见。

会面周立波、余隆 听儿子弹《黄河》,喜上眉梢

海派清口代表人物周立波和着名指挥家余隆昨天也特别前来拜访李敖。周立波王熙凤一样人未进门声先传,“大师大师”地叫进门来,边握手边赞李敖帅,没想到李敖很较真,“你赞美一个75岁的人好帅?”“真的?你有75岁?我本来以为这个50岁的人长得有点老。”

周立波如此热情大有原因,“我节目中的很多段子都是从你的节目里来的,‘你说一个人是混蛋,叫骂人,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人为什么是混蛋。还有那个,那个‘小鸡鸡’的故事,我经常用它来开场。”说到这,周立波忽然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但李敖显然一时没想起,周立波所说的“小鸡鸡”是个什么故事。

这场会面的精彩结尾是李戡给余隆当众弹奏《黄河》组曲中的一段,获得余隆强力赞美,“如此年少,竟然可以把这样大气磅礴的曲子弹得这样好。以后你到北京来找我!”那时,一袭红衣,一向要夺人眼目的李敖静静地站在台下,喜上眉梢,甘当配角。

凉菜
民生历史
英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