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心理禁区 第三百四十七章 楼下

发布时间:2019-10-17 18:03:36 编辑:笔名

心理禁区 第三百四十七章 楼下

“以后,我们就是同事,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好。”

陆然坐在椅子上,好奇地端详着这些设备。

专属于陆然的办公桌子还没有开通权限,所以他只能干瞧着。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陆然的肚子突然发出了咕咕的声响。

徐健峰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一拍脑袋说道:“看看我,带你来这儿都忘了时间了。饭点了,我们出去吧。”

陆然跟着徐健峰从办公室里走了出去。

走出那扇门,陆然知道自己今天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下一次什么时候还能再来,只能等待教授的通知。

这么一想,他还有点儿舍不得离开了。

陆然环顾着大厅的四周,似乎想要把刚才来不及细瞧的展品都再看上一眼。

就在他把头往右边转动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又瞥见了一扇门。

那扇门和大厅四周围的办公室大门都不同。

它在墙壁的右拐角处,比其他几扇门小得多,不起眼。

徐教授看他恋恋不舍的样子,还想对他说些什么,于是道:“你或许会觉得这个地方很稀奇,不真实。但是你要清楚,在这个世界上,绝不仅仅只有这一个国家,这一个地方,是这个样子的。

精神的力量,也是一种力量。

用老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精神力。

在一些时候,精神力也能转化一种战斗力,武装力,为国家的机密,国家的安全效力。

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有人意识到了这一点。

尤其是在美苏的冷战时期,两国都进行了大量的超心理实验,并且聚拢了一批具有特殊能力的人,运用到间.谍,窃听,定位等军事行动中。

我说这些,是希望你从此打开眼界,从全新的角度认识这个世界……”

陆然转过头来,认真地听完了徐教授的教诲。

然而听完以后,陆然仍然没有准备抬脚向前离开的意思,还站在原地。

他的头再次转向了右侧,又忍不住看了几眼。

陆然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回过头来问道:“教授,那里,是什么地方?”

他抬起手,指着那扇最小的门问道。

徐健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然后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说:“那是电梯门。”

“电梯?”

陆然再望向那扇门,才发现,那门的形状和大小,果然和最开始从在砖瓦房的墙壁上看到的一样。

除了最开始看到的那扇是红色的木门,而这扇是银色的特殊材质之外,无甚差别。

“电梯,是通向哪里的?”

徐健峰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看陆然,像是在犹豫,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下楼的。”

“下楼?这个地方不止一层?”

陆然睁大了眼睛,再次提起了高昂的兴致。

他现在觉得一点也不饿了,他此刻就想要弄懂,楼下还有什么?

整个研究院究竟有多大?

它还有几层?

“嗯,不止一层。

下面这个地方,一开始就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你。不过,既然以后你要还会来这里,终究会问到的。

所以也不妨现在和你说说。”

陆然转身面对着教授,专注地听他下面的话。

“楼下这个地方,我和其他几位教授共同管理和负责。我们管理……一些人。”

徐教授似乎还在斟酌更加准确的用词。

“管理人?”陆然不明白。

“嗯,管理一些特殊的人。”

陆然看徐健峰欲言又止的样子,等不及他给出答案,陆然的脑子里已经快速地转了好几轮。

陆然联想到研究院的性质,脑中浮现了一个答案。

“那些有特异功能的人?是吗?”

他脱口而出,语气中还带着一点兴奋。

“特异功能……这么说没错,不过,不只是这样。”

听到教授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陆然不再说话,他只能耐心地等待教授组织好语言,再把完整的答案告诉自己。

“他们,都是被关在下面的。”

“关着的?”

一时间,陆然的脑子又飞速转动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楼下也和楼上一样,是由一个大厅和周边的大办公室共同构成的,或者干脆摆满了办公的桌椅,另外隔出几间大的实验室,用于实验

而那些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则是被他们请来,作为研究或者筛选的对象。

可是,教授为什么会说他们是被关着的?

无论是做研究,还是为了某些用途备选这些人才,都不应该关着他们。

“不是你想的那样,”徐教授似乎已经猜到了陆然的想法,“下面的这些特异功能者,除了能力和普通人不一样以外,他们的其他方面,也和普通人有所不同。

或许是经历,或许是人格,或许是……

总之,他们不适合在人群中生活,他们本身有一定的危险性。

或者原本就长期地被关在一个囚笼里,只是出于研究的目的,转到了院里来。”

囚笼……

陆然琢磨着这个词,在这座城市里,什么样的地方可以称之为囚笼,而且是合理合法地把人关进囚笼里?

监狱?精神病医院?

这两个地方里面的人,有一些,的确可以称得上,有一定危险性。

“他们是被押送到这里的?”

“嗯,是的。”

陆然还想问什么,却看见自己刚才紧紧盯着的那扇门,开了。

里面走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先看了一眼徐健峰,但是很快,他就把目光移向了徐健峰身边的陆然。

然后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随着那个人越走越近,陆然也越发清晰地辨认出来人的样貌。

光头,穿着麻布衣服,手腕上戴着大串佛珠。

乍一看像个僧侣。

陆然对于光头的男子,有一种天然的警惕。

他记得老杨是个光头。

除此之外,在他的印象中,还有一个人也是光头的形象。

那个人曾经点评过自己在考试中的表现。

当时,在考场的角落还坐着这个人的学生,也就是后来代课女老师,袁怡。

她的老师叫做唐云,唐老师。

唐老师虽然眼睛看着陆然,却还是径直走到了徐健峰的面前。

他轻声地徐健峰的身边耳语了一句。

只见徐健峰睁圆了眼睛看着他,立刻反问道:“他睁开眼睛了?”

晋中白癜风好的医院
潍坊治疗宫颈炎费用
白城癫痫病
晋中白癜风医院
潍坊治疗宫颈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