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梅山最后一个砻子匠病逝传承或断链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5:34 编辑:笔名

梅山最后一个砻子匠病逝传承或断链

(特约 邱向明)5月2日,娄底发表了《罗旭芳:梅山最后一个砻子匠》一文,对罗旭芳的事迹进行了报道,引起大家对农耕文化实物砻子及技术传承的关注,《娄底晚报》等媒体及部分络媒体,亦相继转发,“砻子”这一很陌生的东西很快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罗旭芳:梅山最后一个砻子匠》对新化县水车镇塘家村的76岁的砻子匠罗旭芳这样描述:他“头发花白,脸颊清瘦”,和“身体越来越差”。当时他的邻居讲,砻子匠“刚从医院打吊针回来的,得了一种很重的病”。 在接受采访时,罗对自己的砻子“手艺会失传,很是担心”,希望有人愿意跟他学。

5月20日,请朋友将登载罗老事迹的《娄底晚报》,捎给老人,得到的是,老人已经在10日前病逝了。 记得《罗旭芳:梅山最后一个砻子匠》与读者见面时,有读者对说,砻子“是一个有味东西”。也有上年纪的人很自豪地对说,“我以前用过砻子!” 对“最后一个砻子匠罗旭芳”的病逝,采访了一部分人,他们的看法是: 《紫鹊界论坛》版主奉立群先生说:“看到最后一个砻子匠的去世,暗示了古代农耕文明走向衰亡,农耕文明越来越淡了,比如水磨、粑印、碓的消失。” “一、砻子从汉代到今天已有2000余年历史,曾为农耕文化为人们做出了贡献。”新化县76岁的全国优秀教师邱清疆老师总结三点,“二、罗老打了一辈子砻子,并且愿将技术和精神传承下去,他的行为令人钦佩;三、砻子(技术)没有了传承,是很大的遗憾,人们只能从博物馆看到它,靠回忆回到我们的过去。” “到农家去看看,对老的砻子保护起来,也是一种贡献。”涟钢收藏家协会副会长王人寿认为。 “政府可以关注补贴一下民间艺人,对文化的传承也有好处!”上过《凤凰》专栏的木匠曹永文师傅表示。有专家认为,传统与时尚,永远有矛盾,怎么保护传统文化,任重道远。

微信附近的小程序
小程序加盟
怎样自己开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