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七十五章 小君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1:34 编辑:笔名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七十五章 小君子

第七十五章小君子

“胡老板?”郑西西接通了。

“那个郑小姐,我跟您说一件事。”胡文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然后表达了要将画还给王耀,因为他知道郑西西是王耀的姐姐。

“您在我们这边的宾馆吧。”郑西西问道。

“是的,在大厅。”胡文说道。

“您稍微等下。”郑西西说完挂了。

胡文看着证明书等了一会儿,一身精致西装的郑西西就下来了。

“郑小姐。”胡文起身跟她握了握手。

“这画不错。”郑西西坐下后笑着打趣道。

“自然了,没有更好的画了,我也喜欢文物,但是这是我摸过最厉害的了。”胡文摸着画轴笑道“但是我也认识了个比这画更值钱的朋友。”

“王耀确实不错。”郑西西笑了笑“其实我跟他也刚认识两三天。”

胡文一怔。

“但是我妹妹,跟他认识很久了。”郑西西轻笑道。

胡文脑子一转,就脑补了下王耀和郑晶晶的关系,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我妹妹说王耀是个,有些奇怪的孩子,具体怎么奇怪,我像您也能感觉出来,他比较认理。”郑西西笑道。

“是的,这种孩子不多了。”胡文点点头。

“既然他说还给你,那就是一定要还给你,我也知道,他是因为牵连你店里的事情于心不忍。”郑西西笑了笑。

“您知道?”胡文一怔。

“要不然您以为这事情警察会这么好处理?”郑西西笑了笑“我做的也只能这么多,不让你受到无妄之灾,其他,我无能为力。”

胡文额头渗出冷汗,恭声道“感谢郑小姐。”

“你也帮了我妹妹,我也感谢你。”郑西西抿了抿嘴角“这样,我出个价,这画卖给我。”

“这。”胡文迟疑了一下。

“你的房子也卖给我,我送给王耀。”郑西西笑着说道。

“好。”胡文毫不迟疑的答道。

“胡老板真的是个难得的本分人。”郑西西由衷的夸赞道“一口价,三百万。”

“行,郑小姐确实讲究。”胡文笑道。

“其实应该给更高的,但是没办法,我也没那么多钱。”郑西西笑了笑“但是我跟您保证,您不会受到哪些人的骚扰。”

“没事,反正我跟老婆飞去国外陪女儿了。”胡文笑了笑“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结个善缘。”郑西西笑了笑,伸出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胡文握了握郑西西的小手把画轴和证书都递给她。

“这张纸你留着,当做我们之间的君子协定,如果我没有把房子给王耀,你来告我。”郑西西笑着把启功那张证书还给他。

“这太外道了,郑小姐是觉得胡某小人?”胡文挑眉笑道。

“那倒不是,只是给你留个念想,让你记着点王耀。”郑西西笑道。

“不用您说,这辈子我都认这个小兄弟。”胡文笑道。

“今天还有别的事情,画我先收走,明天吧,我给您,咱们去房产办手续。”郑西西笑道。

“行,等您。”胡文笑了笑。

郑西西送胡文出门上了出租车,摸了摸手上的话

,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坐电梯直接上了顶层。

这件宾馆被这次会展的人包了,顶层住的都是梅少爷那个级别的大人物,一般人上不去,郑西西是这次活动的举办方代表,自然有身份上去。

平时郑西西也不会轻易打扰但是她现在要把画送给启功,这么好的卖大国士人情的机会,郑西西自然不会错过。

收藏这种事情,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大多还是要有机缘,郑西西把这幅画送给启功,至少以后郑西西想在文学圈之类的上流圈子做点什么也算有些门路。

电梯打开,顶层除了套房之外,更多的就是会议室,其中外面的休息区也是十分雅致的,此时诺大的顶层只有启功和梅少爷,还有一旁侍候的黄佳妮。

“梅少爷,启功大师。”郑西西走过去温婉的笑道。

“小郑啊。”梅少爷点点头。

启功瞄见郑西西怀抱的画轴,露出笑容“小姑娘来献宝?”

郑西西抿了抿唇,把画轴放在桌子上“启功大师不是好奇这里面的故事吗?我给您打听过来了?”

“故事?”梅少爷听得云里雾里,好奇的问道。

“说说,要是好听,这画我就收下了。”启功笑道。

郑西西笑了笑“您一定喜欢。”

郑西西将王耀如何跟胡文相识,两人之间的君子交却仁义的故事稍微添加了一下讲述了一遍,而且完全没有省略乞丐和昨天晚上派出所那一幕。

听完后,梅少爷和启功同时沉默下来。

这画后面牵扯着一个有些阴暗的故事,跟这副《晴竹图》的意境倒是有些相通。

无论王耀还是胡文,面对恶势力都勉强有自保的能力,却无力伸张正义,这确实是俗世间最常见的事情。

但是真正打动他们两人的是王耀的重信誉,知道这幅画的价值,不坑不骗,自费鉴定后还要还给人家,这种行为,在很多人眼中是蠢,是傻。

但是梅少爷和启功先生知道,这正是这个年代最缺少的东西,信义。

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则衰,这个道理在这个年代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义以无往不利,废义则往而不利。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有义则立德,无义而无信。”梅少爷轻声呢喃道。

“年纪不大,倒是个不器的君子。”启功先生也轻笑出手,伸手展开那幅画轴“来,梅老板,看看这画。”

梅少爷看着这副因为没有精心装裱而变得有些破旧的水墨画,不禁赞叹道“好画,真的?”

“真的?字不会假。”启功笑了笑“就算是假的,我也认了。”

“不过你说的这个小子,我倒是想见见。”梅少爷笑了笑“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梅大师应该见过,茅韦涛老师带他拜访过您,就是她的那个小师弟。”郑西西笑着说道。

“哦?”梅少爷微微一怔,惊呼一声“是那个孩子?徐峰倒是好福气啊。”

“老而不死是为贼,我说那个老家伙怎么这么多年没声响,原来躲在一边教学生。”启功也笑了。

“据我所知,那个孩子也不是徐校长教出来的。”郑西西眨了眨眼水汪汪的大眼睛。

“你们认识?”梅少爷笑着看向郑西西。

“我妹妹跟他是同学。”郑西西笑了笑“那孩子听说身世很苦。”

“看穿着气质,倒像是,不过才气却大的出奇,能文能武,提笔写字,甩袖唱戏,是个大才。”启功笑道。

衡水治疗男科医院
上海治疗妇科方法
中山治疗卵巢炎费用
衡水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治疗妇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