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绝世邪君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放人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1:51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放人

往云鼎峰前进的路上.秦石始终低着头.他独自想着什么.他就想知道.尹沫究竟被关在什么地方.按刚才几个弟子的话來看.云鼎宗应该很重视尹沫.肯定不会把她关在普通的牢房.

这时.一个漆黑中沾满血气的地方.突然间在他的脑里一闪即过.

“会是那里么.”

天色有些昏暗.皓月探出青霄留下一抹淡淡的荧光.荧光包裹住秦石.令他的眼神一闪.舔了下干裂的嘴角后.独自呢喃一声.

“如果尹沫在云鼎宗.能囚禁她的地方.恐怕只有那里了吧.无间地狱.”

秦石前思后想.他能想到的就只剩下无间地狱.

无间地狱是云鼎宗最为隐秘的地牢.专门关押一些实力强横的罪犯.当初许巧儿就被关在那.并且还有古城十年前的第一人.血尊者.

既然有了头绪.秦石拉着尹沫进入云鼎宗.

云鼎宗和当初别无两样.仍旧是金碧辉煌.满是琼楼.唯一不同的就是弟子稀少很多.想必都被林凡带去离火宗了.

在云鼎宗里.有上次潜入的经验.秦石和诗兰两人穿着青云长袍.在宗内大手大脚.一点做作的意思都沒有.好像就是云鼎宗的弟子一样.

一路山.偶能碰见几个留下來镇守宗门的弟子.但两人刻意将实力吟唱.岂是留下这群小喽啰能探测出來的.

为此.他们只是上前询问几句.当见到两人出示云鼎宗令牌后.就沒在多疑.

对于这事.诗兰眼神古怪的望着秦石.严重怀疑秦石当初就是飞贼出身.这沉稳老熟的心态.可比她这女贼都强啊.

懒得和诗兰争嘴.秦石整车熟路的來到长老院.

长老院当初被血尊者大闹后留下的裂口.如今已经被修复.并且更加奢华.足足有五层楼高.全是由金钻玉瓦打造.

“呵.真奢侈.看來这三月.云鼎宗真不是一般腐败.”仰起头望眼长老院.秦石眼底处的寒光清澈.沒好气的哼句.

进入长老院是碧蓝色的长廊.长廊里很空旷.

秦石拉着尹沫.很快就走到长老中间处.通往无间地狱的旋梯大门映入两人的眼帘.

在这.秦石沉默一下.无间地狱里肯定有人把守.为此他斟酌的将封魂碧玺掏出递给诗兰.道:“一会我进去.你在这等我.碰见小喽啰就直接杀了.别犹豫.如果把那林忠给惊动來.就往下跑.”

“你不带我去.”

诗兰接过封魂碧玺问句.

“嗯.小平胸未必在这.我独自下去快一些

.你说过你会听话.”秦石直言不讳的点下头.他独自行动确实要比带着诗兰方便很多.

诗兰虽然很不满.但她这次并沒有坚持.只是叮嘱秦石小心些.独自留守在通往无间地狱旋梯的门口.

答应一声.秦石朝无间地狱下迈进.通往无间地狱的通道很深.一路上秦石低着头将精神力扩散开.但令他意外的是.精神力探入无间地狱的瞬间.竟被强大的结界给阻拦.

秦石为此皱起眉头:“探测不到.”

“是里面的监牢玄铁.”书中玉解释句.道:“上次进去.我就感觉到.这无间地狱的牢笼是由玄铁打造.王灵境以下的人根本无法破坏.”

了解情况.秦石点了点头.旋即又沉默下:“看來.云鼎宗比我想象中的要麻烦.这种玄铁可不是古城能有的.如果我沒有猜错.和焚天宗脱不了干系.”

收回精神力.秦石安静的朝旋梯下踏去.

转眼间.他走到旋梯的尽头.无间地狱的铁门浮现在他面前.

无间地狱还是老样子.一处森然的铁门内透露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漆黑中飘荡着森然的血气和异味.

在铁门前面.有两个云鼎宗弟子慵懒的守在这.两人手中各持一把长枪.沒精打采的打个哈欠.

“是谁.”

哈欠刚过.一道俊朗的面孔出现在两人面前.令两人的眼神警惕一下.旋即见到秦石身上的青云长袍.放松些:“小子.你走路沒声音吗.吓死小爷们了.以为是敌袭呢.”

“嘿嘿.两位师兄.怕什么啊.咱云鼎宗现在势力庞大.谁不要命了敢來.”秦石莞尔一笑.迎着步伐走上去.

两人回味一下.认可的点了点头:“确实.现在古城咱云鼎宗最大.除了当初秦石那种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愣头青.真沒人敢來.”

“嘿嘿.真想不到.两位竟认识我啊.”秦石已经走到两人跟前寸步的距离.旋即只见他单手探出袖袍.搂住两人的脖颈.在两人的耳旁轻哼一声.

“嗯.”

砰.砰.轰.

沒回过神.两人直接就瞪大眼.沿着耳旁两股精神力涌出脑海.识海在瞬间炸开.咣的倒在地上.

他们做梦也沒想到.现在云鼎宗统领古城.竟会有人敢潜入云鼎宗.

这不是找死的行为吗.

但就是他们的沒料到.让他们死的稀里糊涂.

解决两人.秦石沒有手软.在两人身上摸索一番.顺着他们的胯间找到无间地狱的牢笼钥匙.迈步朝无间地狱进去.

进入无间地狱.他的眉头不禁皱起.抬起手袖挡在鼻前.将血腥中掺杂的恶臭抵住.一间一间牢笼的探寻进去.

在这里被关着的囚犯.一个一个蜷缩着身子.全身脏兮兮的看不出人样.但每个人的实力都不低.至少在古城内不算低.均有封灵境后期.

在牢房中探索一番.越往里走秦石越感到失望.在这里并沒有尹沫的身影.看來尹沫并沒有被关在无间地狱.

为此.秦石不由的沉重起來.

沉思一番.他心里有些沒底:“如果是这样.看來小平胸应该不在云鼎宗.但不在云鼎宗会在什么地方.硕大古城.想找到她太难了……”

“看來.迫不得已的话.就只能和云鼎宗正面交锋.逼林凡放出小平胸了.不管如何我都不能让小平胸出事.”秦石低着头呢喃一声.

但正面交锋么.

林凡突破到王灵境.对他來说却是有些棘手.

“朴泉老头应该已经看到我给他留的结界.只要能够在拖延一阵.林凡倒是不足畏惧.”秦石斟酌一番.起身准备离开无间地狱.

但就在临走时.目光突然落在周围的牢笼里.

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这群人对云鼎宗都恨之入骨.如果将他们放出來的话.云鼎宗会是什么样的景色呢.

想到这.他好像看见血染云鼎宗的模样.为他的将灵力沿着冰冷的牢笼扩开.道:“诸位.我知道你们都是受云鼎宗迫害.不如我将你们放出.我们联手如何.”

“……”

沒有回应.

这群人.被关太久了.一个一个好像连话都不会说.

尴尬的站在原第一会.秦石有些无奈.但他并沒有在意.这群人都是出身死士.有自己的高傲是难免的事.为此他单手举起牢笼的钥匙.一抹灵力探出将钥匙分别刺入各自的匙孔中.

“钥匙交给你们.是去是留.你们想吧.”

做好这些.秦石沒在逗留.他相信这群人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沒有林凡在的云鼎宗.怕是马上就要被掀翻了吧.

砰.

但这时.一声闷响在无间地狱的旋梯内回荡.一名单薄的身影如炮弹般横飞出來.身影正是诗兰.她狠狠的摔在地上.

秦石的眼眸一紧.身躯一晃.扶住诗兰:“怎么会事.”

“咳咳.林忠.”

诗兰面色很难看.脸颊上看不出血色的苍白.使劲的干咳一声.

“我不告诉你.碰见他就跑么.”眼底寒光乍现.秦石有些责怪的呵斥句.

“我不想他打扰你.你总说我是累赘.我想帮你.”卷缩在秦石的怀里.诗兰的娇躯打着哆嗦.看样子伤的不轻.

几句话.令秦石心头一震.旋即眸子温柔不少.他轻轻的扶下诗兰金棕色的长发.叹一声:“傻丫头.我不是说.我守护你吗.”

在旋梯口.一道身影探出來.身影显得有些苍老.显然就是留下來最强的林忠.他负手而立的扫眼秦石.应该是近三月新上任的长老.沒见过秦石:“大胆贼子.敢入我云鼎宗.死.”

长吁一声.秦石沒理会林忠.独自温柔的将诗兰横放在地上.旋即他的脸色低沉下來.缓缓的站起身:“触我逆鳞.该死的是你.”

话音刚落.秦石脚尖一点.就与在冰冷的石板上袭出.

哒.

但这时.一只血色枯手.突然间探出虚空.拍住秦石的身躯.

秦石略微一愣.猛然警惕的回过头.

但他刚回首.看见身后的画面不由一怔.刚才他注意力全集中在诗兰的身上.都沒有发现被关在牢笼里的囚犯已经全都出來.

他们一个一个血气盎然.目光中通红的盯着林忠.

血色枯手的主人.是一名单薄的中年.骨瘦如柴的样子.却给人种清澈的血气.这种血气只有那种常年在刀口舔血的杀手身上.才能够释放出來.

“桀桀.小兄弟.这老家伙.就交给我们吧.”

怎么治疗血栓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如何治疗
热淋清颗粒喝多久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